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2020-06-23 18:41:09 200亿元输血才能生存,SMIC希望几何?2020-06-23 17:34:09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

“做第一梯队,做第二梯队”,这是一个非常适合SMIC的位置。在夹缝中生存是如此的痛苦和无助。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

一个小小的金融刘雅洁|作者

闫瑞|编者

自主研发的口号已经喊了这么多年,华为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仍然退缩;然而,由于缺乏资金,以及良好的资本市场,SMIC (00981。已经在香港上市的香港)来到a股科技板块,取走了200亿元现金。

这样,SMIC在6月19日通过了会议,前后只用了19天,真是太快了。

供应商的面子取决于此,中国人的期望很高,工业发展被肩负,投资者的钱也被拿走.不管你怎么看,SMIC就像一个在房子里受气的小妻子,什么都想做,不能被激怒。

因此,总会有极端的观众,他们会一遍又一遍地说,“你什么也做不了,你很擅长拿钱”。面对这样的评价,SMIC是冷静而理智的。与噪音争论,你发出同样的噪音。

然而,沉默并不意味着清空你的头脑,上市不应该只是拿钱走人。关键是SMIC如何留下自己的痕迹,以及需要讲述什么样的SMIC故事。

SMIC声称是中国最强的半导体原始设备制造商,但它的增长与否取决于ASML(荷兰阿斯玛)是否有心情出口光刻机。

“没有ASML,晶圆无法流通”和“华为的14纳米麒麟SoC无法在短时间内制造”。这些问题暂时没有解决,仍然可以接受。关键是要花掉200亿元。经过SMIC几代人的努力,如果能缩短与TSMC的差距,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陆只需要从事芯片设计,所以不需要进入芯片制造领域。”在年初接受一家电视台的采访时,TSM创始人张忠谋的态度被解读为规劝,但现在它更多的是一种警告。打破TSMC的傲慢并反映大国半导体工业的发展是SMIC的责任。

人们经常高估短期变化,低估未来变化。我希望SMIC保持低调,不仅是为了眼前的利益,也是为了更大的未来。

01

反TSMC阵线

在传统印象中,被称为“台湾半导体教父”的张忠谋充满了年轻的外表、善良和善良。事实上,里面有无数的尖牙利齿,而且四面八方都是SMIC。

在SMIC成立之前,由张汝京创立的台湾半导体公司WSMC在三年内实现盈利。然而,这样一个高质量的企业已经看到了集体管理的“反水”,并利用张汝京的商务之旅集体投票,把自己卖给了TSMC。天富娱乐天富娱乐报告说,这是张忠谋的“大手”。

在愤怒中,张汝京于2000年来到上海开始第二次创业。面对SMIC越来越大的进步,张忠谋的宿舍很难安顿下来,所以他在2003年到2006年间提起了四起诉讼,最后在2009年将张汝京赶出了SMIC。无奈之下,SMIC前董事长江商州邀请职业经理人王宁国暂时掌舵,将张汝京推下风口浪尖。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

王宁国是幸运的。毕竟,他面对的不是一堆坑坑洼洼的烂摊子,而是一家跻身世界前五名的大工厂,已经在上海、北京和天津建造了12英寸和8英寸的晶圆厂。

因此,王宁国在任职的两年时间里,主要是忙于理顺管理架构,稳定传统用户,逐步将一家2009年收入10亿美元的公司培育成一家2011年上半年收入超过7亿美元、出现亏损(净利润650万美元)的半导体企业。

但在这个时候,TSMC“拆除”SMIC的方法开始奏效了。由于股权分散,大股东大唐电信开始与海外股东争夺权力,这逐渐使王宁国失去了立足之地。2011年7月,他选择离职。在他之前,90多名台湾管理人员已经离开。

之后,邱慈云正式接手。他从事半导体行业已经27年了。他曾在德国慕尼黑的固态技术研究所和美国的AT T贝尔实验室工作。他也是TSMC的元老,依靠他一生的学习来推动SMIC的发展。

根据子贤丙的计划

邱慈云进入内阁后,公司积极的外部投资不断被压缩,风格不再鲜明: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后的五年里,SMIC的资本支出逐年下降,与TSMC的资本支出相比,下降幅度不到20%。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

与此同时,SMIC开始向内发展,业务重心从北美调整到中国。根据财务报告数据,2011年,SMIC在北美和中国的收入分别占55%和32.7%;到2016年,这两个地方的比例将逆转到29.5%和49.73354,在张汝京时期将不会有杀戮和攻击。

冷却了企业,SMIC减少了内部纠纷,同时驱散了TSMC的警惕,以换取阶段性的和平。然而,趋同并不意味着解除武装,在多年的不服从之后,SMIC仍然展示了它的匕首。2017年5月,在IBM、TSMC和三星电子工作的梁梦松加入了SMIC。

从某种意义上说,梁梦松的人生履历是在这场争论中铺就的:加入TSMC后不久,他成功地领导了130纳米工艺的研发,并击败了老牌俱乐部IBM;加入三星电子后,他成功领导了14纳米工艺的研发,并将TSMC压在身下;加入SMIC后,他在300天内将技术从28纳米升级到14纳米,产量达到95%。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

此时,SMIC的加速并没有引起TSMC的太多注意。毕竟,两年前,TSMC已经完成了升级,这是张忠谋的嘲笑。但是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毕竟,落后是事实,没有人能改变它。

02

200亿元,听听?

为了尽快填补缺口,前几天,SMIC的上市申请被受理,SMIC筹集的200亿元也为SMIC创下融资纪录。如果你把这笔钱给其他企业,这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但对SMIC来说,认为赶上TSMC的目标是为了赶上的钱并不多。

2003年,张汝京将SMIC的收入规模提高到3.65亿美元,6.3倍的年收入增长率成为一个故事。然而,在TSMC的“辗转反侧”之后,SMIC开始寻求稳定,而且没有以前的速度。

到2019年,SMIC的收入为220.18亿元,净利润为12.69亿元。外部压力继续加大,增速仍达到近8倍,这也是一个显著的成绩;但同期,TSMC从年收入58.07亿美元的企业成长为年收入357.74亿美元(2528.97亿元人民币)、净利润118.36亿美元(约836.72亿元人民币)的庞然大物。

一旦尺寸太大,数据将很难衡量真正的差距。

SMIC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在过去三年中,R D的投资一直保持在20%的水平,当其他主流铸造厂的投资低于10%时,这是非常有价值的;相比之下,TSMC对R D的投资不到10%,但每年仍要花费约200亿元。

SMIC努力工作以获得创纪录的钱数,并准备花掉所有的钱七倍于一便士,这只是TSMC一年的投资。“科技局的融资规模太小,不足200亿元,2000亿元也不算太多。有必要大规模分担成本。”国信证券分析师何立忠表示。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

目前,TSMC无法抵御外部压力,最终决定放弃为华为代工的解决方案。这对SMIC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们应该知道,SMIC的主要业务集中在40/45纳米、55/65纳米和0.15/0.18微米,其中14纳米/28纳米仅占4.32%。与华为的合作有可能改变现有的收入结构,摆脱对低端业务的依赖。


200亿元输血求生,中芯国际希望几何?
@

思考总是好的,但那只是思考。此外,TSMC比SMIC“痛苦”得多:TSMC的生命线在于高端工艺技术,7纳米工艺的晶圆占总出货量的35%,这在华为的主要机型中被广泛使用。

如此大的订单可能会进一步影响5纳米晶圆的生产,谁知道会有什么痛苦?当TSMC想让煮熟的鸭子离开时,仍然躺在门口的SMIC没有资格谈论竞争和损失。每个人都是风雨中漂浮的一片树叶。

在这种情况下,SMIC应该考虑如何保护自己,而不是是否要拯救华为。

在短期内,SMIC仍有呼吸的空间。通过开发N 1工艺,SMIC的14纳米性能提高了20%,功耗降低了57%,SoC尺寸降低了55%;氮环的工艺性能

但是在2020年之后,我将来应该做什么?在高端发展路线上,SMIC迟早会直面TSMC,但缺乏光刻机、7纳米及更高技术的解决方案无法启动,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非常困难的问题。

"没有EUV,SMIC可以达到7纳米。当然,随后的5纳米和3纳米必须有EUV。”梁梦松说道。

根据TSMC的路线图,它将在2020年正式量产5纳米,并计划在2023年生产4纳米技术。然而,SMIC的技术只能无限接近7纳米,而且永远不会超越这一步。情况越困难,你就越不能放下武器,唯一的选择就是为你的生活服务。

在参加2019年SMIC科技研讨会时,SMIC联合CEO赵海军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做一个快速的跟随者,做第二梯队的第一梯队”,这对于SMIC来说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位置。在夹缝中生存是如此的痛苦和无助。

03

下一个华为?

忍受屈辱和生存,最终逆潮流而动,真的很难。然而,这种情况在中国并不少见,华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么,SMIC会成为下一个华为吗?困难,但不一定不可能。

除非鸭子霍华德作为追逐者,否则超车的关键是形成速度差:一方面,他跑得足够快,另一方面,他的对手跑得足够快,随着时间的积累,总会有机会追平甚至超车。

根据经验,鸭子霍华德太难对付了。这相当于推翻现有半导体行业的发展规律,在乱世中寻找新的主宰。在过去的20年里,人们一直在探索,但是还没有找到答案。

2004年,曼彻斯特大学发现了石墨烯,希望取代二氧化硅,但至今仍无进展;2018年底,国家重大专项“超分辨率光刻设备开发”通过验收测试,国产光刻分辨率提高到22纳米,但尚未商业化。

这么多年来,能扭转乾坤的“魔法士兵”从未存在过。即使有这样一个转折点,TSMC、三星电子、英特尔、格罗方德等老牌公司也会有平等的机会。这不足以支持SMIC脱颖而出。

从SMIC自己的角度来看,继续刺激增长没有什么意义。从2003年到2019年,SMIC的收入增长了7倍,而TSMC只完成了6倍;R D的投资全年都保持在高水平,截至2019年底,已经掌握了8122项专利。SMIC全力以赴,只能等待对手放慢速度,寻找机会。

你的对手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吗?这真的有可能。

第三方咨询机构IBS的报告显示,随着流程的不断升级,企业的R D成本有所增加,每两代人的R D成本基本保持100%的增长。作为一个行业领导者,TSMC的每一步进步都是由巨额资金铺就的。

花钱把事情做好是最好的,但它可能不会就这样结束。一旦遇到技术流程陷阱或技术分水岭,市场模式很可能会改变。

2014年,TSMC将其制造流程升级至20纳米,并为高通公司制造了Snapdragon 810解决方案。然而,该方案的核心架构过于注重提高性能,导致整机严重发热,陷入深度工艺陷阱,最终创造了高通公司“火龙处理器”的黑色历史。TSMC被迫加快流程升级,并在2015年和2016年两次技术迭代后摆脱了阴影。

2015年,在升级10纳米工艺时,面对创新的EUV和传统的193纳米深紫外光源设备,英特尔最终选择了保守的进化,导致相应的解决方案不断跳票,直到2019年才最终实现大规模生产。当时,英特尔首席执行官柯再琪也承认,公司当时一直在苦苦挣扎。

由于TSMC和英特尔的失误,20nm技术成为所有后来者都回避的节点,EUV最终成为推动半导体产业的关键技术。作为行业领导者,TSMC已经赢得了半导体行业一半以上的份额,必须承担由此带来的所有风险。一旦遇到障碍,SMIC最终将作为追随者受益。

目前,5纳米的箭在弦上,4纳米就在不远处。很难预测哪个流程节点将成为新的陷阱;面对创新的不断涌现

坦率地说,SMIC很难挑战TSMC的统治地位。这是一场各方面实力差距仍然很大的比赛。从短期来看,SMIC将很难获胜。更大的可能性是,TSMC可能不会将SMIC视为真正的挑战者。

但是,回顾中国各个行业的发展,很多企业都经历了这样的磨练:通信行业的华为,汽车行业的比亚迪,云计算市场的阿里.当他们接受挑战时,他们都没有绝对的获胜机会,但他们不得不面对困难,最终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能帮助你,只能帮助你自己。

目前,SMIC正面临着更严峻的形势和更强大的对手,但只要它坚持并留在战场上,它总能找到成功的机会。

标签:作者:指南|分类:技术|浏览:1 |评论:0 标签:     作者:dadiao | 分类:└科技 | 浏览:9 | 评论:0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