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主开车撞伤小偷:正当防卫认定别扩大化也别机械化

失主开车撞伤小偷:正当防卫认定别扩大化也别机械化2020-06-26 18:23:57 车主开车伤害了小偷:不要扩大或机械化自卫认定2020-06-26 16:12336014
失主开车撞伤小偷:正当防卫认定别扩大化也别机械化
@

在类似于追捕小偷的案件中,是否追究刑事责任不能仅仅依据结果。信息地图。图片来源:* *网“店主追了小偷3公里,打伤了他‘涉嫌故意伤害’”,这在过去两天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事件的起因是:江苏南通人孙谋最近发现车内钱包被偷,而不远处的小偷卞某正骑着电动车跑。孙追了他三四公里,终于把他直接撞倒了。经诊断,卞左腿骨折。现在,卞被监视居住在医院,孙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取保候审。

“钱被偷后追贼”是一个自然的动作。然而,在这起案件中,车主孙谋用他的车撞了小偷,但这增加了确定事件性质的难度:当地警方在处理此事时保留了灵活性,认为他"涉嫌故意伤害",但在审判前保释。孙谋的自我报告“他的家庭有麻烦了,被偷的钱是他下个月的房租”增加了这件事的话题。

你不能只看你击中某人的那一刻,还要看整个追赶过程

毫无疑问,这是另一个“好人”与“坏人”对抗的例子,结果“你伤害了你的敌人,失去了自己”。近年来,此类案件时有发生,如唐山青年朱振彪追肇事逃逸者张永欢被火车撞死,福建人追小偷被起诉等。这些案例一再引起争议,并在性质认定上经历了“变化”。更近一点的是6月11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小偷被车主追伤起诉车主”一案。在第一种情况下,根据一般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对案件进行了判决,而在第二种情况下,确定车主为自己进行了适当辩护。

也是“追贼”。本案中,孙由被害人变更为被告人。应该如何确定他的行为?当地警方认为他们涉嫌“故意伤害”,而许多人在网上倾向于“自卫”。在我看来,其角色的转变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理解,而司法考量则应该考虑法律原则、理由和理由。

就本案而言,在发现自己的财物被盗后,当场追捕小偷嫌疑人符合《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前提。现在的问题是直接撞倒一个小偷的行为是否“明显超过必要的限度并造成巨大的损害”?

依我看,我们不能只看孙谋撞倒贼卞某的行为,还要看整个追捕过程。在孙具备正当防卫的前提下,碰撞所造成的损害和危险远远大于卞的人身撞击所造成的损害和危险。从这个意义上说,孙的行为“超出了必要的限度”,这就是防卫过当。

但判断“它是否超出极限”取决于它是否造成了重大损害。卞的伤势自然是一个要考虑的因素。

这是符合法律的,也是合理的,在确定正当防卫时,必须注意善政。

一方面是是否属于正当防卫,另一方面是如果判定为防卫过当是否应该受到处罚。现在看来,当地警方认定这是故意伤害,但他们获准保释。如果业主孙谋真的太具防御性,采取“取保候审”的宽大处理,无疑是合理的。

毕竟,为了理解犯罪,我们必须强调其危害社会的本质特征。就伤害小偷的行为而言,当我们看到其危害性时,我们不能忽视基于情感和理性的评价,这一点已被公众广泛认可。“只要造成伤害就要追究刑事责任”,很容易陷入机械执法的泥潭。更重要的是,在像追小偷这样的案件中,是否追究刑事责任不能仅仅依据结果。在一些类似的情况下,在主人或勇敢的人追赶小偷之前,小偷不仅先犯了错误,而且在——被发现后拒绝归还被盗的财产,这也给了小偷一个机会

从维护公共秩序和鼓励公民打击犯罪的角度来看,任何及时制止犯罪的人都应该得到法律的支持。如何对待这一过程中的“二次伤害”必须在具体情况下考虑,并且还必须考虑法律原则、理由和理由。此外,从山东玉环案到昆山反杀人案,再到福建虞照案,近年来关于正当防卫的讨论也很多。无论是正当防卫还是过度防卫,如何定性类似案件不仅关系到双方的切身权益,也关系到整个社会的司法取向。在司法实践中,明确正当防卫的界限,使类似案件的判决符合法律、合理,确实需要格外谨慎。对于司法机关和公众来说,也有必要认识到正当防卫的认定既不能扩大化,也不能机械化,而是要平衡。

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孙谦指出,一方面要鼓励在法律明确、违法性强的刑事案件和反击案件中大胆运用正当防卫,纠正一贯被视为“正常”的保守惰性,避免过度防卫行为。严格要求;另一方面,司法实践不能为了防止“一刀切”和“简单化”而矫枉过正。有必要坚持对具体案件的具体分析,如“假想辩护”、“挑衅性辩护”和“事后辩护”等。这不是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这些行为可能构成犯罪并承担刑事责任。

显然,“追贼”的情况也是如此。有必要避免“强迫人们坚持”的要求,避免“只讨论动机,不考虑限度”的情况。每一个案例都必须经受住法治的考验。

□金泽刚(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编者:景校对:李明

标签:     作者:dadiao | 分类:└社会 | 浏览:13 | 评论:0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