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到底儿不儿童?

《儿童文学》到底儿不儿童?2020-07-10 14:30:25 《儿童文学》你是孩子吗?2020-07-10 12:50:34

这本杂志适合9~99岁的公民。

在中国可能没有像《儿童文学》这样的杂志,这对于不同年龄的订户来说意味着完全不同的事情。

对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读者来说,它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儿童出版物之一,也是新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摇篮。对于20世纪10年代的读者来说,它是一本名不副实、内容深刻的文学杂志,是一个纯粹的文学小镇;对于21世纪新时代的读者来说,它只是一份普通的儿童纸质出版物。

这可能是因为《儿童文学》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著名刊物,并没有一个一致的办刊理念。既有事故也有历史因素。

对于本出版物来说,也许只有感觉粗糙的蜡封皮才是唯一不变的东西。

1

《儿童文学》成立于1963年。虽然书名很正式,但自出版以来十多年没有序列号,被视为“内部出版物”。

1963年,三年的自然灾害(或“三年困难时期”)刚刚结束。物质生活的缺乏影响了精神领域,成人的报纸和杂志不多,更不用说儿童书籍了。当时,中国只有两家专门出版儿童书籍的出版社,而上海几乎只有《少年文艺》种有影响力的出版物。

《少年文艺》成立较早,但由于它位于上海,很难从北方作家那里收集手稿。

为了解决这一局面,叶圣陶、茅盾、冰心、金进等作家和画家在北京倡导并创建了《儿童文学》。第一期《《儿童文学》》的主编叶圣陶是第一位著名的儿童作家,第一期《《儿童文学》》的开创者金在他的就职演说中写道:“回首过去,还有一大片未开发的荒地有待开垦。也就是说,就已经长大的花木而言,品种不多,旱生植物不壮,既没有参天古树,也没有珍稀花草,这是对当时儿童读物情况的总结。

原《儿童文学》没有序列号,也没有固定的配送周期。编辑只能说“一年大约四期”。与其说它是一本杂志,不如说它更像是一本儿童文学作品集。

但它编辑的作品阵容非常豪华:叶圣陶、金波、冰心等著名作家的文章频频出现;杂志的概念也很现代:几乎每篇文章都配有特别绘制的插图,插图的水平也不低。例如,第一期的封面图片是黄永玉的木刻作品,这在当时是罕见的。

黄永玉的木刻封面地图

质量上乘的类似出版物很少。《儿童文学》自然很受欢迎,第一期就卖出了30多万册。编辑们也对杂志的未来充满信心,并准备将杂志发展成为一个“外部出版物”,在全国发行,发行周期固定。在它出版的第二年,编辑部还邀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儿童作家在北京举行学习会议。


《儿童文学》到底儿不儿童?

这种信心没有持续多久。《儿童文学》成立于1963年,离十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只有三年时间。

文革期间,《儿童文学》第一次大幅增加了* *主题的作品。然而,孩子们不喜欢这类作品,文艺界的形势迅速恶化,所以《“四人帮”是摧残儿童文学的刽子手》宣布在10期出版后停止出版。

直到1977年,一篇名为《儿童文学》的文章才宣布重新出版《儿童文学》。”十年前计划的“固定出版周期和全国发行”,已经推迟了相当一段时间。

然而,直到20世纪90年代,《儿童文学》还只是一本普通的儿童杂志,它的读者仅限于小学生。

它真的变得“名不副实”,不再局限于“儿童”群体,而是在更广泛的读者群中确立了自己的地位,或者是因为90年代文学杂志的大危机。

儿童书籍在这一时期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几乎每个省都有自己的儿童出版物,《儿童文学》杂志的发行量也突破了50万份。

20世纪80年代,中国文学创作迎来了一次反弹式的爆发。北岛和舒婷已经成为人们心中的偶像,大街上到处都是诗人和文学杂志。

儿童书籍在这一时期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几乎每个省都有自己的儿童出版物,《朝花》杂志的发行量也突破了50万份。

但这段时间并不长。


《儿童文学》到底儿不儿童?

Beidao回忆说:“这是由于——的时差,意识形态瓦解和商业化之前的差距。两天之内,当

20世纪90年代,文学热潮迅速消退。文学出版物的发行量急剧下降,儿童出版物也受到影响。1996年,《未来》编辑部做了一个调查,发现各省几乎所有的纯文学出版物都不见了。“20世纪80年代,他们轻率地采取了大规模行动,现在看来,秋风已经过去,而且在一夜之间就停止了。”。

《儿童文学》,《儿童文学》等大型儿童期刊相继停刊,《儿童文学》本身也岌岌可危,一次发行量只有6万份。

在那时,通常的做法是彻底的转变。虽然它不能被文学所销售,但儿童出版物仍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如——作为教学助手、作文精选,甚至直接转化为综合性杂志,可以保证杂志的销售。

如果《儿童文学》选择了这些道路中的任何一条,就不会有“根本不是孩子”的《儿童文学》。

徐德夏,一位从1991年开始担任该杂志主编的作家,多年后回忆道,当时中国只有十几个儿童文学出版物,其中一些开始专注于学生作品,以为这样可以吸引小读者,但最终他们选择了相反的做法:不仅继续从事文学,也从事最纯粹的文学,不从事通俗文学,不从事“故事”,而是想把国内艺术质量最高的作品拉到01030

1997年,《儿童文学》在杂志的封底印上了“本杂志适合9-99岁的市民阅读”的字样。这条线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奠定了《儿童文学》的基调,并把它变成了各种文学内容和主题的试验场,以及无数青少年纯文学的启蒙杂志。


《儿童文学》到底儿不儿童?
@

《跑,拼命跑》当时出版了什么样的作品?

《青春流星》是一部反映高考和激进的应试教育体制的作品,讲述了高考前老师和同学的一系列变化。在文章的最后,主人公的一个朋友被他的同学们刺激了,他们为了高考加分而改变了户籍,进了精神病院,但是在高考那天逃脱了,闯进了考场。

2011年发布的关于这部作品的回忆


《儿童文学》到底儿不儿童?
@

类似的作品包括《谁可以给谁幸福》,它讲述了一个高中女孩的故事,她对父母和老师寄予厚望,却因为压力过大而被卷入了奥运会。最后,女孩选择了自杀。

和饶雪曼的《儿童文学》,故事情节是一个16岁的女孩因为被抢劫而与儿时的朋友重聚,从而产生了一种纠结的关系,震惊了当时不知道什么是“青春伤痕文学”的读者。

《圆圆的肥皂泡》开设了一个科幻专栏。刘发表了上面的文章《三体》,而故事的主体就是用无数的大肥皂泡把潮湿的空气裹进内陆,从而调节气候。那时,刘的的笔法和风格已经有了《流浪地球》和《儿童文学》的影子。

这种虚构的宏大叙事始终贯穿于刘的作品之中。

2005年后,当电子游戏被打上“电子* * *”的烙印时,《亡灵骑士录》出版了不止一部网络游戏小说,主题是玩家打破了第四堵墙。有《圣域传说》,它告诉我们一群玩家集体成为了老板。最后,还有“从未接触过网络游戏的人,你知道有这样一个世界吗?”这样的句子。

《魔兽世界》,内容是一个玩家带领NPC用游戏中的bug破坏游戏,最后发现他的真实世界也是一个别人设计的游戏。

前者基于《仙境传说》,而后者基于《亡灵骑士录》。

NGA当年对《我胆小如鼠》的讨论

0663

如果以上大部分作品都是基于校园,余华的《儿童文学》文章就完全离开了校园。这部小说很大一部分是关于勤奋、诚实但胆小的主人公下班后被同事压迫的故事。用他自己的话说,它描述了“一个畸形的社会,一个不健全的社会,一个不能成为社会的社会。”

《谁可以给谁幸福》发表的许多短篇小说后来被改编成长篇作品。例如,上面提到的《我要我们在一起》被改编成一部长篇青年小说《圣域传说》;《圣域的传说》被改编成“校园幻想作品”《儿童文学》。一般来说,我们称14岁以下的孩子为孩子。然而,这一时期关于《儿童文学》的大部分作品直到14岁才完全理解其深刻的含义,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

《儿童文学》已经成为整个时代文学启蒙的共同记忆。


《儿童文学》到底儿不儿童?
@

2016年,关于《纯真年华》

3

的微博有超过10000条转发和超过3000条评论,这是一个辉煌的过去,但现在《儿童文学》不再是这样了。

2009年,有人指责《儿童文学》在豆瓣变得越来越年轻。最底层的一些人回应说,他们年轻时觉得这本书很好,后来买了一本,发现“纯粹是给孩子看的”。2016年,一些人对这篇文章发表了评论,“原来有人在五年前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从此再也没有人关注它。

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说法。无论是《儿童文学》的目的还是其标题的意义,它都表明它是一本面向幼儿的杂志。2010年后,《儿童文学》确实逐渐放弃了它纯粹的文学立场,开始回归通俗故事和动物拟人化。


《儿童文学》到底儿不儿童?
@

2019年《儿童文学》的一篇文章的主题和写作显然比那一年年轻得多,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那一年这本杂志带给这么多人的震惊,这种指责并不奇怪。

2014年,《儿童文学》被修改为两个系列,“青年”和“童年”,每个系列有两个子问题。经典版出版诗歌、小说和散文等原创作品,精选版评论已发表的文章。美丽版注重图片,而时尚版则像一些被主编许德夏引用为反面教材的杂志一样,主要接受学生的投稿。这一时尚版很快被取消,改为故事版。《《儿童文学》》出版后,这种读者分层首先使得“适合9岁到99岁的人阅读”的承诺变得不那么有说服力。此外,即使是少年系列的经典和精选版本,其作品的深度和广度也比以前差得多。很多时候,页面需要被翻译成外国作品。像过去一样,百花齐放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2019年9月,精选版的科幻栏目除了指南外都是外国作家的作品

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份杂志和它的读者一样,有它自己的生命阶段。如果你是一个在那些日子里喜欢《儿童文学》并希望它在那些日子里永远是那样的读者,你不妨回到开头,看看1963年10月第一期《儿童文学》的第一篇文章的第一句话:“谁没有自己的愿望?欲望是生命的食物,它随着我们的年龄而增长。

标签:     作者:dadiao | 分类:└教育 | 浏览:23 | 评论:0

为您推荐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